择天记小说网

第二百七十七章 剑唤

那些箱子很重,刚一出现,陈长生和二女向湖底沉落的度便快了起来。 二女眼中露出异色,她们不知道这些箱子是怎么出现的,里面又装的是什么。 箱子没有上锁,在湖水的冲击下,被掀开了盖子,在光翼的柔和美丽光芒照耀下,箱子里的东西,也开始散另一种柔和美丽的光芒。 那是近乎圣洁的白光,拥有难以想象的魔力,至少对人类来说。 如果不是这样紧张的搏命时刻,或者那两名女子也会这样认为。 箱子里的东西是银子,散出来的光泽叫银光,比星光更真实,更诱惑,于是更美丽。 这些银子里有陈长生离开西宁镇之前,师父和师兄赠予的盘缠和生活费,有落落送给他的一部分拜师礼,有唐三十六慷慨的分享,还有些是离宫教士们的厚赠,具体多少数量,他从来没有数过,只是想办法换成了银锭,然后带在了身边。 现在,在他生命最危险的时刻,他把这些银子一次性全部用了。 光翼的空间里,无数银两被湖水冲的激荡翻滚,像石头一样,砸在他和那两名女子的身上和脸上。 但这还不够,不足以把这一对光翼破开。 还需要更多的东西。 于是,陈长生的神识继续向短剑的剑柄深处而去。 接下来出现的是一颗夜明珠。 这颗夜明珠很圆,很大,比甘露台边缘镶嵌的夜明珠更大更圆,甚至比黑龙居住的地下洞穴顶部的那些夜明珠也要更大更圆,这颗夜明珠是落落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,看上去更像个脸盆。当然,对那两名常年生活在雪老城里的女子来说,或者更愿意用圣月来形容这颗大到出奇的夜明珠。 不过她们没有办法像普通女子那般震撼感动,然后狂热,一方面是因为现在是在战斗,另一方面是因为那颗夜明珠直接砸到了那名魔族女子的脸上,即便是在湖水里,那道啪的一声闷响都是那样的清楚,下一刻,那名魔族女子的鼻子里流出绿色的鲜血。 那名魔族女子很愤怒,也很慌乱,她完全不明白这颗夜明珠又是从哪里平空冒出来的,而且被砸的确实不轻。 但这依然还不够,不足以帮助陈长生脱离这一对光翼的束缚。 于是陈长生的神识继续向剑柄里去,取出一样又一样事物。 接下来出现的……是半只烤全羊。 仿佛还冒着热气的半扇烤全羊,就这样出现在光翼里,直接轰在了那名端庄女子的身上。 很明显,那名女子有些洁癖,与半扇满是油汁的烤全羊拥抱着,让她快要疯了。 但这并不是所有。 一只烧鸡,两只烧鸡,三只烧鸡…十几只烧鸡,就像投石器里的石头一般,出现在光翼里,不停向着她砸了过去。 还有辽北郡的烧鹿尾、万州郡的烤鱼、汶水的香辣十三碟、南海的清蒸双头鱼…… 陈长生神识连动,无数食物接连出现,光翼里的空间瞬间便被填满。 这些都是离开京都前,黑龙要求他准备的食物,然而,现在的黑龙只是一道附在玉如意上的离魂,再如何也吃不了这么多。 于是这些食物都留了下来,极新鲜,很**,非常生猛,保留着原味。 光翼里,烧鸡共鸭翅齐飞,红汤共柿果一色。 一片混乱,乱七八糟。 无数食物与汁液,混在一起,极为恶心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” 那名魔族女子从银钩焖玉菜里挤出一个头来,恼火地喊道,眼神很是慌乱。 陈长生最后取出来的,是他这辈子拥有最多的事物——书。 从来没有人知道,西宁镇旧庙里的三千道藏,早已不在旧庙里,而是在他的身边。 他把三千道藏放了出来,以三千道藏打人。 轰的一声 无数书籍,填满了那对光翼形成的空间。 那对光翼再也无法合拢。 伴着那两名女子震惊甚至有些荒谬的惊呼声,光翼就此散开。 书籍与食物,化作无数劲矢,向着湖水四周疾射而去,然后渐渐减。 遗憾的是,光翼虽然被破开,那两名女子却没有放开陈长生。他依然在向湖水深处沉去。 那些书籍与食物、夜明珠与银箱,就在四周的湖水里,与他一道向下沉去,画面显得异常奇异。 那颗夜明珠,在他的身旁不远处,照亮了漆黑的湖水,照亮了那些一起下落的事物,让他可以看的很清楚。 那些书籍与食物、夜明珠与银箱,各种药材,是他的生活,是他的回忆,或者说,就是他的人生。 看着这些事物,他很轻易地想起来,十几年前在西宁镇旧庙外的溪边和师兄一道背道经的日子,想起来从百草园翻墙到国教学院的小姑娘,在向湖水沉去的过程里,他想起了很多事情,想起了很多人。 有钱的唐三十六,没钱的轩辕破,坐在国教学院门口喝茶的金玉律,教宗大人,梅里砂,师父,师兄你还好吗? 然后他看到了一封信和一个小玩意,这让他想起来了那只白鹤。 继续向湖水深处去,越来越冷,死亡越来越近,他的气息越来越弱,虽然依然睁着眼睛,看着很平静。 他的眼睛是那样的于净,哪怕是在湖水里,依然给人感觉就像一片清澈的湖,可以照见人们心里在想些什么。 这种平静与于净,让那两名女子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不安,仿佛当年拥有生命的第一天,看见还是女童的南客大人眉眼间的漠然一般。 伴着陈长生向湖底飘落的那些事物当中,最明亮的当然是那颗夜明珠,她们没有注意到,在夜明珠的光芒背后,隐藏着一颗金属球,湖水轻荡,金属球缓缓落在他的手掌里,他下意识里收拢手指,握紧了它。 那道极淡而飘渺的剑意,还在湖底的最深处,仿佛在召唤着他,去斩开那条活路,然而他的血已经快要流尽,气息快要消失,就算感知到了,又能如何?就算他握住了金属球,也没有办法展开黄纸伞,又能如何? 忽然间,金属球在他手掌里剧烈地颤抖起来,然后开始高地转动 哗金属球表面那些鳞状的线条裂开,伴着清晰的金属磨擦声与机簧撞击声,瞬间绽放成一把伞在湖水深处暴出一片水花 黄纸伞重新出现在陈长生的手里 两名女子这时才注意到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 黄纸伞高地转动起来,激起无数水花,看似并不锋利的伞缘,在两名女子的身上留下数道深刻见骨的血痕 痛哼声起,二女被强大的力量震开。 湖底水浪大动,仿佛再次沸腾一般,黄纸伞带着终于昏迷过去的陈长生,化作一道水龙,轰开湖水,破开一条通道,向着数里外的某处高掠去 那道飘渺的剑意,就在那里 原来,那道剑意从始至终都不是在召唤陈长生,而是在召唤这把伞 (有奖竞猜,那道剑意和黄纸伞的关系是啥?稍后会在微信公众号里问题,大家抢答,答对的前三名有奖啦嗯嗯,每次搞竞猜的时候,就是我得意高兴的时候,写故事这种事情,最高兴的不就是在于此?)